狮城家长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2|回复: 0

[NMOS] 没有天赋的孩子的奥数梦

[复制链接]

8

主题

56

帖子

75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2
发表于 2024-6-7 13:2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三的歌
   
                    ——没有天赋的孩子的奥数梦

                                      Carey Ou

我提笔写的标题是一个奥数渣的奥数梦,后面觉得不妥当,赶紧改掉。我的孩子,善良正直上进,他是世界上最暖心的孩子之一,我不能用渣来形容他。他只不过,不够聪慧,没有太多的奥数天赋,所以他的奥数道路充满荆棘。近处他的梦想是在SMO里争取个铜牌,远处他的梦想是快快长大赚很多钱给家人买好看的衣服和布满水果的奶油蛋糕。

下面是我家这位未满十三岁的非学霸孩子的详尽的奥数历程。此文送给跟他一样在奥数路上反复失败擦干泪水又重新把奥数捡起来的越挫越勇的孩子们,还送给机缘巧合下读到这篇文章的从未放弃梦想的素未谋面的陌生朋友们。

幼儿园时期:温礼综在幼儿园K2报名小学时,我们当时的地址是南华小学一公里以内。那个时候如果报名了基本上大概率就会被分去南华小学。但我们将会搬家到西北角最偏僻的地方。我和温先生两个人都谋生,同时顾两个娃,没有老人帮忙,没有保姆,没有车,如果孩子们去很远的名校读小学,我们无法解决接送问题。温礼综很干瘦,也不机灵,我不敢让他独自挤地铁再转线再挤公交,太费劲了。幼儿园时期的他很多方面在同龄人里是中下水平,除了记性好,其他地方并未展现特别的早慧和天赋,且有着自信心不足甚至自卑,独立性差,语言发育一般,情绪波动大,接收和理解能力差等问题。可以说,这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握着一手好牌的天之骄子。小学阶段我们不希望他压力太大,不希望他在竞争太激烈的环境里读书,还是希望以轻松愉快成长为主。综上原因,我们等到报名的第三阶段,直接报读了新家附近的邻里小学。该小学名不经传,又偏僻,常年招不够学生,名额多到让人发指,很多住东边找不到小学的外国籍孩子都被分到这间学校,家长们为了让孩子进入这所政府小学,又换工作又搬家,这是题外话。幼儿园期间他缺课严重,频繁请假去拍戏。我自己做了些华文认字卡片,用透明塑料纸包起来,带到片场让他偶尔学学。乘法口诀在每天牵着他的小手去幼儿园的路上背熟了,后面上了小学也不需要花时间去重新背。

一年级:一年级,综直接被分在该邻里小学最差的班。我们从来没有给他接触过奥数,因为连学校教的基础的数学他都学不好,不敢随意拔高。我们也没有辅导他功课,觉得他年纪太小,不用这么早就开始把弦拉得那么紧。我们把时间精力花在拍戏和周末两天带他到处逛或者爬山等事情上。

二年级:二年级时我让他去试一试参加奥数比赛ICAS Math,竟然拿了铜牌,喜出望外,全家跳起来欢腾,赶紧发个朋友圈记录一下,然后欢声笑语去鼎泰丰吃饭庆祝。路上他以大哥哥的姿态跟正在上幼儿园的温礼荞说:你要好好学习,跟哥哥一样拿奖牌。温先生说等妹妹上小学了你会知道什么叫打脸(荞上小学后开始参加此类奥数比赛,有时拿Perfect Score,有时金牌,比综的获奖情况好)。庆祝完回到家,点开朋友圈,朋友的孩子在名牌小学,跟综同一届,正巧也发了孩子获得该比赛奖牌的朋友圈,配文:幸好是金牌,不然都没脸发朋友圈了。我紧急撤回了一个欢天喜地,谁都别说话,让我洗把脸,缓一缓,静一静,然后跟综荞说了个笑话:甲养了一条狗叫脸,乙养了一条狗叫脚丫子。有一天他们在楼下散步,乙大声喊:哇,你的脸比我的脚丫子还大哦!当仁不让的段子手Carey Ou总是让她的儿女笑到露牙龈哈。无论脸什么size,这事还是让我们对温礼综的奥数有了一定的信心。于是我们雄赳赳气昂昂去另外一个比赛SASMO里碰运气。考完后跟其他参赛者对答案,综考得不错啊,最后的难题都做对了。温先生说搞不好这次银牌。我们美滋滋地等着两个月后的结果公布,结果竟然没有拿奖。综说不可能啊,明明感觉比上次考得好啊。我发信问主办结构,回复说他前面的送分的题目都错了,后面的难度大的题好些都对了。他排第94名,前93名拿奖。NO NO NO,我真的想去通知第93名参赛者这件事,让那位孩子来一段获奖感言,太幸运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综这孩子的粗心问题将成为他一大绊脚石。考试运更是史诗般的差。不要紧,勤能补拙,反正他还小,不急不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奥。

三年级:三年级综被分去了小学中间水平的班。当时我只有两娃,我有去谋生,钱不像现在紧张,于是他在二年级末尾曾在一间补习社学了两个月奥数,后面三年级开始又转到另外一家补习社学了两个月奥数。后面我们觉得他底子差,跟不上,加上第三胎温礼馨出生,家里没有保姆没有长辈帮忙照顾,我无法谋生,钱开始紧张,也没人手帮忙接送他去补习,就停奥数课了。我继续给他报名那些以前参加过的奥数比赛,拿了一些金牌。含金量不高但也是对他有一定的激励作用,让他觉得自己是那块料,虽然停课了但依然可以保持有一颗奥数心。同时在这一年,我发现他的粗心的情况越发严重,并且表现在方方面面。这一年他考英皇乐理五级,我天天督促他做一份又一份的模拟卷,他总是有三题没看到题目,空着。他不是不会做,而是没看到题目。75分满分,我说你考70分以上妈妈就奖励你麦当劳。他做完后说妈妈好了做完了。我说你检查一下有没有题目空着?他说没有。我说再检查一下?他说检查了可以了。可是我一拿过来批改,还是每次都发现有空着的题目的,导致往往达不到70分。最后在真实的考试里他考了63分,Merit,差2分就是Distinction了。算不上很差,他却觉得遗憾,获得的分数不及他这些日子以来天天为乐理付出的努力。温礼荞不是温礼综的款,她一年级时轻轻松松做了几份模拟卷就考了,也是Merit,完全不费劲,她自己根本无所谓自己什么分数,及格了不用再考了就行。同父同母同屋檐下长大的孩子,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考试能力,承受能力和心理素质。

四年级:综所在的邻里小学在重点班选了几个孩子去参加NMOS比赛。虽然综的数学在中间的班上算很好,虽然数学老师知道他有奥数底子,他依然因为不是重点班的学生而没有被考虑选去参赛的资格。这时他去参加那些自己可以随便报名参加的没分量的奥数比赛,因为太久不接触奥数,生疏了,只拿银牌。

五年级:五年级是他疯狂沉迷电脑手机游戏的一年,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奥数。一月到三月他在考英皇钢琴八级,更加不会花时间在奥数上。因为三四年级时成绩是班上前三名,五年级的时候他终于进了重点班,有机会在政府举办的奥数比赛里粉墨登场了。SMOPS是填空题,会就会,不会就不会,他颗粒无收。紧接着的RIPMWC是选择题,他碰运气考了个铜牌,我们很高兴。同年的夏天,五月,方田开始驻扎在新加坡,我们是第一批学员。整个六月暑假,方田学员为八人,授课地点在Bugis,离我们家坐地铁单程一个半小时。我们得很早很早起床去倒地铁去上课。我每天夜里得不停起来顾两个幼童,第二天起这么早,很困。中午下课后吃个饭回到家,也不能午睡,我得把老师课堂讲解过的题目一题一题给他重新讲解,我再把作业做了,再一题一题给他讲怎么做,再让他在他自己的那份讲义上独立做一次。很累,很疲劳,但我每天都有着满到溢出来的快乐,因为我知道老师讲得很好,而且老师品格也很高,我的孩子跟这样的老师多接触,他会得到多方面的成长。其他家长笑我太拼,说你那么操心干嘛,你就让孩子自己学就行了,我们家长上课时都在玩手机打游戏,就你在那拼命做笔记。我说不一样啊,你们的孩子水平好高,自己能学得很好。但综只是中下水平,如果我不帮他,这课程他压根跟不上。七月考NMOS,小学老师很高兴通知说他考进了二轮。我不信,我说老师你肯定看错名单了。老师说没有错,全校就他一个错不了。NMOS只要能进二轮,银牌是保底。而没进二轮的孩子里最高分的也是银牌。考试前二十天,他拍了一天的戏。后面新传媒说上次的戏有镜头要补拍,问我哪天不可以拍,我说7月26日(考NMOS那天)不可以拍。后面快到比赛的日子时通知我7月25日拍戏。我想说不可以,但确实我一开始没有跟新传媒说7月25日不可以拍,如果他不拍,没有一个长得跟他一摸一样的男孩代替他去补镜头,也不能一大堆人迁就我们一家重新换时间,不能为了自己的事给别人添大麻烦,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综有点无奈。那天下着小雨,他在拍户外的戏,一暂停休息就躲进荧幕爷爷的车里避雨和做题。做做停停,专心不了,不能好好地把他这些日子以来在方田学到的知识做一个系统的总结,同时也担心会不会因为淋雨而头疼或者感冒。第二天考二轮,温先生特意请假和我一起陪娃去比赛,考完出来问他怎样,他说感觉很不错,会做大部分的题,温先生激动地拍了一下孩子的背,说那应该有机会拿金牌。我笑说你那么用力拍孩子干嘛,他那么辛苦比完赛。大家相视而笑,好像捡到了一件宝物。殊不知太早高兴的事情往往成空,最后他只是拿了银牌,因为太多粗心,虽然大部分题都会做,往往到最后一步就出错。他也并未放弃,继续在方田学奥数,可是每次模拟考或者测验,他从来没有达到过平均分水平。一方面是不会做,一方面是粗心到很夸张的地步。有一次他明明觉得自己考得很好,出来分数却很低。他让我跟老师问一下,我就厚着脸皮去问,兴许真的是老师不小心改错卷子了呢。结果是他答题卡填错位了,全军覆没。同年在那种自己报名的奥数比赛里他拿了金牌。在政府举办的英华中学的Annual Mathlympics比赛里他拿了铜牌。

六年级:上了六年级时我发现,曾在五年级的六月一起奋斗的八位方田首批学员,除了温礼综以外,其他学员基本上都升级到了专门给奥数最好天赋最高的孩子准备的探索班。只有他还停留在最简单的培优班,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时综边花时间去学习他特别差的英语和科学,边偷偷打游戏,完全没花时间在奥数上,一份真题都没做。六年级的第一个政府举办的比赛是RIPMWC。因为NMOS他在学校名声大震的原因,小学的同学都觉得这次肯定又是他考得最好,打趣他到时拿奖了要请客吃冰淇凌。成绩出来后,他小学的同学好几个没有学过奥数的都拿了铜牌。他傻眼了,他这次竟然什么奖都没有拿。他觉得不可思议,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或者查了别人的成绩。五年级时在没有做任何题目没有认识方田的情况下都考铜牌,现在跟方田学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得奖呢?这时谢老师热心地问我考得怎样,我说谢老师,他,他,他,哎。。。碰壁了,心痛了,知错了。SMOPS是他小学期间最后一个重要的奥数比赛。他马上又重新振作起来,在两周时间里,我拉着他天天在楼下公共学习间去刷题。我又一题一题陪着做,他终于拿了个银牌。同时在自己报名参家的没影响力的奥数比赛里拿了金牌,赶在DSA申请截止日期前把这些都填上去充个数假假装潢一下门面。

中一:中一一开学,华侨中学就进行了奥数选拔。从知道有这个选拔考试到考试只有非常短的时间,所以完全来不及准备,也不知道考试范围。共两百多人参加了考试,选出最高分的33人。综竟然以很高的分数考上了,实在是很侥幸的事情。但那天他有马来语课,时间冲突了。华中负责奥数的老师觉得他是这方面的好苗子,跟综的班主任联系,说务必要让他放弃马来语去上奥数课。同时老师又问综,你的家长什么意见,如果家长意见不同,他会打电话去说服家长。综说马来语他其实挺喜欢,小学这些年,总也没在政府举办的奥数比赛里拿过金牌,他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中学里其他奥数种子选手只会更加的厉害,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拿得到什么好成绩。我跟他说,孩子,选马来语还是选奥数,或者都不选,只要是你觉得开心的决定,妈妈都支持你。但奥数不要成为了你心里的一个伤疤,不应该的,不至于。

四月华中的期末数学考试他考了93/100,是班上第二名。同时综依然在上方田的培优班的课,这个班感觉主要是学的普通数学而不是奥数。5月初方田培优班的期末考试他拿了88/100分,是班上的并列最高分。我们以为自己是根葱,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过去问老师综可以去探索班没有。老师被我们的狂妄逗笑了,说探索班当然是不行的。老师们觉得温礼综是个很乖很懂事很守规矩也很上进的孩子,但他的反应很慢,问他问题得反应很久才回答得上来,也觉得他奥数天赋不高,探索班的难度他会吃不消。老师也苦头婆心鼓励综不要放弃,继续在奥数上努力,但对于考试和比赛的成绩不要看得太重。过后老师把他转去了方田中间难度的创新班。在创新班,他的考试的分数是80/100,第三名。

日子久了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付出了90分的汗水,得70分的孩子。如果付出了70分的汗水,就会得50分。那些备受瞩目的很有天赋的孩子,考试型的孩子,是可以付出和收获成正比,甚至考试时发挥得比平日里还要好的。但综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如果妈妈很用力去拉,他可以自己跟自己比上一个很大的台阶,但千万别跟其他聪慧的孩子比,有着云泥之别。如果妈妈忙不过来,把时间精力放在弟弟妹妹身上,或者把时间精力放在妈妈自己的事业发展上,他会把自己弄得一塌糊涂。妈妈当然不能一辈子去奋力拉扯他上台阶。只能说是能陪到哪一步就陪到哪一步。

人生的彩蛋总是不经意间送货到。华中有门课叫Infocomm,考完后他说他觉得不难啊,不明白为什么其他同学都说好难做不完。我说完了完了完了肯定是有坑你没发现。他说不会的。后面出来成绩,他考了92/100的高分。我挺高兴。大家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吗?没有。他的挚友考了70分,问他有没有去外面报班学过Infocomm,为什么可以考这么好。他说没学过。挚友问是不是你妈妈教你的。他说妈妈不会这个app。他说他就是小学五年级时太沉迷电脑所以打了基础了,还顺带文邹邹地得瑟了句古诗词: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事他万万不敢告诉我,他知道我多么生气他五年级沉迷电脑的事。惊不惊喜?敢不敢动?他敢动我就敢抓起拖鞋丢过去啊。大家知根知底的客气什么啊。

中学里最重要的比赛就一个,叫SMO,今年是6月28,29日考,考得最好的六人会成为国家队IMO然后代表新加坡出国比赛。随着比赛的日渐靠近,他觉得烦躁,患得患失。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关了灯,我和孩子平躺在他的单人床上讲睡前故事。夜里很多白天被喧嚣所掩盖的声音此刻被放大,壁扇嗡嗡嗡地转到最左边,短暂停留一两秒,又嗡嗡嗡地转到最右边,周而复始,孜孜不倦。窗帘只拉了一半,外面马路上的车灯不时照进来,光束从左边的墙快速移动到天花板,还没看得真切,又闪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寻不着了。他说,很害怕明天会考不好,跟这些日子以来的付出不成正比。我知道他的用心。家离华中非常远,我们没有换去华中附近的房子的经济能力,他每天得花很多时间坐地铁和巴士。他不时在Youtube上看SMO讲解视频,遇到特别的,会截屏发给我。学一会,又打一会游戏放松一下,然后又看一会SMO,再打一会游戏,如此反复。少年本性贪玩的他与渴望上进突破自己的他不停在互相抗争。我随其自然,只管给够谅解和包容就好。

黑夜里,我跟他说,有一个叫张三的人,他小时候曾花了很大的功夫学奥数,把各个模型都记住了,历年真题也认真做了,他尽最大努力了。可是他不够聪明,脑袋转得不快,没什么天赋,计算的基本功不够扎实,特别粗心,很容易出错,导致他总是拿铜牌或者甚至连铜牌都拿不到。他看到别人一份真题都没做但也会考得比自己好,禁不住会心酸。一次又一次的挫败失落,让他从兴致勃勃志在必得退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他觉得委屈得不得了,但又怪不了谁,因为比赛是如此的公平。后面他变得萎靡不振,他给自己贴了个一事无成的标签。他把网名改为张废柴。后面他读了一所一般般的大学,出来工作,每份工作做不了一年就做不成,他按着废柴的路走得踉踉跄跄。偶尔他路过商场看见补习社贴在外面的海报用大字写着学员在奥数比赛里拿了多少金牌,自嘲地笑一下,疲乏微红的眼转到别处看着什么又其实没在看什么,肩膀更怂下去了一些。后面马马虎虎总算结婚了,说好了不要孩子的,没钱,没精力,怕孩子跟自己一样废柴,那他会加倍受不了。张三兜兜转转成了一名房地产中介,毕竟这一行门槛不算太高。他争取不来什么大单子,来来去去只是啃下那些别人都懒得花时间去接的小单子。他和太太都35岁那一年,太太意外怀孕了,妇产科医生说,这个年龄,最好生下来,怕以后后悔了却怀不上了。夫妻对视,只需一秒,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悲凉。囊中羞涩月月光,拿什么去抚养一个孩子的所有开销?他蹲厕所里咬着自己拳头的背面无声大哭。这时有一座优质洋房要出售,一旦成交,中介费大几万块。中介们趋之若鹜,人人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吃下这块大蛋糕。张三也去,把结婚用的西装翻出来穿,收拾得人模人样,其实不过只是去观摩别人怎么能接得到大单。但真看见别人在那长袖善舞,他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太太怀孕的事还压在他心头,不时觉得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他在洋房里随便走走透透气。这时看见一个10岁上下的男孩在做一份奥数卷,大白板上画着路程图,画了又擦擦了又画,烦躁得像极了那个小时候的自己。他笑了,跟男孩说,嗨,ah, boy,你记住,从掉泳裤到发现自己掉泳裤的时间,跟从发现自己掉泳裤到游回去找到泳裤的时间,是一样的。记住这一点,比赛时可以比别人省下来大量时间去做其他的题。男孩笑道弯了腰,叔叔,那个人掉的是泳帽,不是泳裤。啊,真的啊,那叔叔不小心看错了,可是做题方法是一样的哦。他脱下繁重的西装外面,松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把衬衫袖子卷起,拿着男孩的卷子一题一题给男孩讲,洋洋洒洒,那些小时候扎扎实实学过的知识,深深印在脑海里,并不随着生活奔波风吹日晒而褪色。是啊,梦想这事,又怎么会褪色?他小时候曾经有严重的粗心问题,也有很多题型学得似懂非懂。此刻真是奇了怪了,隔了这么多年突然重温,大概是因为成年了脑部发育成熟了,竟然很多问题自然而然讲着讲着就全部通透了。女主人抱着手臂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宝贝儿子,第一次嘻嘻哈哈轻松享受地做完了整份卷子,很是惊讶和欣喜。那天晚上,孩子拉着妈妈喋喋不休地诉说那位叔叔怎样用巧妙又幽默的方法教他记住一些窍门快速解题。原来奥数可以这样学!女主人心里有了主意,她让张三做独家代理,条件是张三帮她儿子辅导奥数。张三欣喜若狂地答应了,一边用心物色优质洋房的合适买家,一边倾尽全力去辅导男孩的奥数比赛。鸟头模型,蝴蝶模型,窗帘模型,田字模型,燕尾模型,沙漏模型,胖梯面积,弦图,格点图,标记法,打滚法,皮克定理,页码问题,钟错时间问题,时针分针追赶问题,操场追逐问题,火车相遇问题,等距离植树问题,相邻不同色彩色问题,一个数能不能整除另外一个数的判断,山顶公式,我和哥哥一起遛狗公式,无一不是实打实的奥数技巧。张三教得很兴奋,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就算房子不给他独家出售,他也一样倾奥相助,因为这事让他有机会有理由重拾起他的旧梦。年少时心里的洞,缝缝又补补,现在愈合了,纵然凹凸不平,纵然无法像从未受过伤一样,至少不会再痛了。后来洋房顺利出售,他松了一口气,觉得日子终于有了盼头,他终于有钱有信心可以好好抚养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了。这一个大单子让张三在行业里名声大振,奥数卖房法被传为佳话。小男孩比童年时期的张三运气和悟性都好太多,奥数妥妥地拿了金牌,女主人高兴,大力推荐张三给其他要卖房的朋友。张三的人生,兜兜转转,在35岁那一年,因为奥数而开挂了。他把网名从张废柴改为张幸运。十几岁时在心土里埋下的奥数种子,细心灌溉,施肥驱虫,偏偏没有开花结果。现在回去看看,心土里长出了茁壮榕树,无花无果,却枝繁叶茂,分外遮荫。

综,你看,人生走过的每一步路,都作数,哪怕道路并不平坦,哪怕那份努力结的善果并不是近期就会看得到。综说,我长大以后不一定做房地产中介啊,顾客的儿女也不一定需要我去教奥数啊?哪有那么巧的事,妈妈你骗人的。我说,你做什么职业根本无所谓,你的顾客的儿女你也许从来不会有机会接触。妈妈没有骗你,张三其实是我们每一个平凡人的缩影。关键是你从奥数中学会了想很多办法去解决问题,你锻炼了思维,培养了百折不饶的品格。你只管往前走,不要去纠结明天的比赛会有什么结果,坚信回报一定会在不经意间来临。

第一天比赛的是junior组,主要面对的是中一中二的学生。综用心准备junior的比赛准备了很久,做了很多的真题,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尽全力了。但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也许是因为没睡好,也许是心态摆不正,他考砸了,第一题就错了。总分比预期低很多。他很难过,但他没有让自己长时间陷入负面情绪里。他缓过来了就开始准备第二天的open组比赛。open组的比赛主要是面向中五中六的大哥哥大姐姐,他这种中一小朋友,连题目都不会看得懂,数学符号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他依然积极去对待,虽然明知道自己连honorable mentioned 都不会拿得到。跌倒了快速重新出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打心底敬佩他,还没有满13岁但却坚强得像个大人似的。

第二天早上,我说妈妈陪你去考open组的比赛吧。他说不要,反正你又进不去华中。我说妈妈在旁边,你心情会稳定一点,妈妈只是送你到华中门口,然后马上打道回府,不打扰你比赛。他说好。于是我们一起坐巴士转地铁。路上我们一起做了两题,一道有4个根号,一道根号里有平方。他不会做,我讲解一下,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我笑说等会如果考到了你就发达了。快下车时他说他还是难过昨天没考好,我说有一首歌叫《一千零一个愿望》,里面有一句,失望像拨不通的电话号码,多试几次,总会回答。到了华中,他快步走进去,我赶紧拍下他走进校门的背影。孩子第一次走进幼儿园的背影,孩子第一天上小学的背影,孩子第一天上中学的背影,此刻重叠,都是他,又不再是同一个他。我是如此的,怕看到家人走远的背影,虽然我明白他终将羽翼丰满而独立去挨世界。孩子,你要知道,妈妈一直在你身后,一直一直在。

考完他发信息来说,巴士上妈妈讲解的两题,考了原题。

我拍一下大腿,马上给孩子的爸爸发信息说孩子今天考好了,温先生酷酷地回复了四个字:百炼成钢。我这里说的孩子考好了,不是跟探索班的学霸比考好了,而是他达到了自己本该考得到的分数。身边的孩子们拿金银铜甚至入选国家队,他们的高度综跳起来都够不着。综现在的这个分数,也许会有个honorable mentioned,可以简单粗暴翻译成谢谢惠顾,足矣,我们很满足了,得偿所愿了。虽然天赋极低粗心难改,虽然智商不够笨拙憨厚,这孩子从未放弃过奥数。输了再来,永不言败,不怕嘲笑,专注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以后的人生定然不会过得太差。今天他只是一个小学刚毕业的孩子,他的梦想是SMO拿铜牌,将来他会是一位有责任有抱负有担当的成年人,他一定会在某个领域获得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成功并给他身边的人带来幸福。还想顺带在此文里提到的是,​因为陪伴孩子走在这忐忑的奥数路,我结交了一些方田的家长,很真心的妈妈们,大家互通有无,并肩作战,从不互相忌讳,只会互相扶持,分享学习资料,心无芥蒂。这是我的巨大收获。感谢这些妈妈们看得起我。

现代人都忙碌,时间就是钱。家长也许会说,礼综妈妈你凭什么写这么多占家长这么多时间看你的鸡汤一碗接着一碗,你又没告诉我们究竟怎样孩子才能学好奥数。嘻嘻,我不是什么名人,无天大的智慧,孩子也只是个中游的孩子,我只是把我们的真实学奥数的情况坦诚真实地展现在公众面前,我们反映了Normal Distribution里大部分普通孩子的实际情况,对大众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价值。家长也许会接着问为什么我的故事那么多?我是一个,从小特别渴望自己可以拥有常规家庭的人。小时候活得像座孤岛,一个儿童需要活成千军万马去面对复杂的世界,于是故事自然积攒了。成年以后我一直以为自己生了比别人多的孩子是因为我是医生所说的极易孕体质,最近的感悟是,生得很多因为我希望建造一个小家,家庭关系正常和睦齐心,每个家庭成员都纯粹地爱着另外所有的家庭成员,并且在很多年的光景里互相守护在一起,不必长期面对分离。一个吃了不少苦头但依然相信童话的潦倒中年人讲出来的童话,不像鸡汤油腻胀肚子,也做不到奶茶清丽甜美惹人喜爱,倒像苦麦茶,让人消暑,让人心静,让人远离了烦嚣与虚伪。下次陌生朋友们再在小红书上看到甲乙丙丁家聪慧争气娃没有任何准备不费家长就随随便便考了奥数比赛金牌的时候,觉得不明白这种好事怎么就落不到自家娃身上的时候,就会想起,嗟嗟嗟,还好还好,有个叫温礼综的傻孩子和他的憨妈妈,比我们家的还要蹉跎呢。

两年过去了,我依然反复想起2022年的那个刚认识方田的炎夏。我把那段日子轻拿轻放小心收藏起来了。感谢方田的众老师们对孩子的耐心指导。我知道的,我感受得到的,方田的老师们全部都真心爱着温礼综,盼着他越来越进步。文末,祝愿方田的学员们SMO都考出好成绩。如果温礼综这次SMO又拿不到铜牌,请读过这篇文章的陌生朋友们给他一个拥抱,不要嘲笑他。

------------------------------------------------------------------------------

(写在2024年5月29日,SMO比赛的日子)

图1为2022年7月25日考NMOS二轮前一天他在微雨中拍新传媒的戏,天空乌云密布,孩子的表情有点严峻,眉宇间有了11岁孩子本不该有的淡淡忧伤。

图2为2024年5月29日,他走进华中考SMO的背影。他没有回头,并不知晓妈妈孤清地站在门口很久不愿离去。孙燕姿在<我也很想他>里唱道:夏天还是那么短,思念却很长。



1000152328.jpg
IMG_20240529_08473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狮城家长论坛

GMT+8, 2024-6-17 17:59 , Processed in 0.0115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